向BT Brinjal 說不

Print Friendly

文: 鄭秀玲

HRLN在二月初舉辦了一個有關BT Brinjal (基因改造茄子)的研討會。內容有關應否把BT Brinjal引入印度的討論。是緣印度的環境總理 Mr.Jairam Ramesh考慮接受美國大型企業Monsanto的方案, 把基因改造技術帶到茄子種植上。Monsanto利用基因改造技術把有一種有毒的基因- Cry1Ac toxin注入茄子, 令茄子有抵抗 Brinjal Fruit and hoot Borer(一種在種植茄子最常見的害蟲)的能力。BT Brinjal的引入帶來社會極大的回響, 超過10個省份公開拒絕BT Brinjal的引入,不同的環保NGO發動大型集會反對BT Brinjal,在各界的壓力下Jairam Raemesh決定推延定案,並在1月至2月舉行全國性的公眾諮詢, 答應在2月10日前給公眾交出最後定案。

雖然Monsanto宣稱BT Brinjal是絕對安全,它的出現能有效抵抗害蟲,大大減少農民使用農藥;但是BT Brinjal 是世界上第一種把有毒基因注入的基因改造疏菜,其對健康和環境所帶來的潛在危機令人關注, 以下是在研討會上社會各界對BT Brinjal 提出的質疑和憂慮:

1. 對健康, 環境和食物鏈的影響:

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獨立研究顯示BT Brinjal是絕對安全。
BT Brinjal只有在老鼠身上進行不超過90天的測試(toxin test),人體對BT Brinjal的反應和影響並沒有詳細和長期的驗証。此外,專門研究基因改造技術的Committee for Independent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on Genetic Engineering (CRIIGEN) 指出BT Brinjal 對人體和動物健康以至整個食物供應鏈均有不良的影響。研究顯示被餵食Bt Brinjal的老鼠有出現肚瀉, 口乾和肝臟衰竭的現象。此外有証據指出基因改造食物有機會對人體有帶來不良的影響: 如皮膚敏感,影響人體免疫系統,破壞腎臟和肝臟的功能和對婦女生殖健康有不良的影響等等。

由於GM brinjal 和GM cotton 同樣含有 Cry1Ac toxin 的基因, 在研討會上HRLN邀請了來自不同省份的農夫分享他們種植GM cotton 對健康的影響, 從他們的經驗分享可更了解BT Brinjal的潛在問題。農民指出在種植和使用GM Cotton 後都有出現皮膚敏感的問題, 有些農民說家畜吃了BTCotton的種子出現中毒甚至死亡。

究竟動物吃了基因改造食物對牠們、牠們的下一代, 甚至下下一代會有甚麼影響? 整個食物供龐鏈會否受到我們無法預計、永久性的破壞? 基因改造食物在腐化分解後對環境、生物多樣性的影響又是甚麼? 目前Monsanto 和基因改造支持者還未能給我們一個圓滿的答案。

2. GM cotton 的教訓:

雖然Monsanto 宣稱基因改造技術是一個科技的大躍, 進能抵抗害蟲及減少使用農藥, 從而減低農民的生產成本。但在GM cotton的經驗當中卻事與願違, 基因改造技術衍生了 “ pest shit” 的問題: 原有的害蟲是消滅了, 但因為棉花基因改造而出現了新的害蟲禍害。此外, GM Cotton的引入令Monsanto 從此控制了棉花的種子市場。如BT Brinjal 成功引入, 意昧著最少55種正接受基因改造測試的蔬菜會加怏步伐進入消費市場, 介時著最大的得益莫過於Monsanto, 整個國家的Seed Security, 農業發展、農民的生計從此受制於外資企業。由於種子市場被大企業壟斷,農民別無撰擇地要購買價格高昂的GM Cotton 種子和相關農藥,在沉重的經濟負擔下, 農民自殺的問題日趨嚴重。

Mr. Umendra Dutt (Environmental NGO Kheti Virasat Mission的行政董事)發表了他對BT cotton的看法和作為農民的可悲和無奈:

“A major portion of the profit which the farmer hoped to reap from his cotton crop has already gone into pockets of pesticide companies, making the farmer once again the ultimate loser… first, he purchased expensive Bollgard Bt seeds, believing in their resistance towards pests, and after the mealy bug made a meal of the Bt cotton, the farmer made a huge investment in pesticides. The seed companies had already cornered the lion’s share of the cotton crop by selling the farmers expensive seed and now it is the turn of pesticide companies to squeeze the farmers. Our farmer is surrounded by merchants of Venice; there are
Shylocks all around him.”

雖然沒有有力証證顯示基因改造技術的引入與農民自殺數目增多有關, 但越來越多研究顯示兩者有著直接的關連。環保行動人士Vandana Shiva提出在 Vidharbah農民自殺問題嚴重, 在Vidharbah每六小時便有一名農民自殺。而自殺的農民都是種植BT Cotton的農戶。就駐德里的食品和貿易政策專家Devinder Sharma指出:

“ More than 10,000 cotton farmers have killed themselves after the introduction of fourth-generation pesticides, called synthetic pyrethroids, less than 20 years ago. Farmers are caught in vicious cycles of debt to meet the high costs of green revolution cotton farming: debts they incur to purchase pesticides, fertilizers, water pumpsets and hybrid seeds” (Menon & Jayaraman, 2002).

3. 違反消費者的權利。

如果BT brinjal獲得政府批準引入, 在缺乏完善的監管和標簽制度的情況下, 消費者從此無從得知自己每天購買的茄子是否基因改造食品,這將會大大違反消費者的知情權。即使政府推行標簽制度也不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因為在印度茄子買賣都以本地小販攤檔形式進行, 故標簽制難以實行。

既然基因改造食品存有眾多疑問和潛在危機、既然印度農民千年來一路沿用的耕種方法能成功孕育出超過2500品種不同的茄子(印度茄子的多樣性可為世界之眾);為甚麼要把有毒的基因加到茄子上而不尊重農民多年的經驗和智慧並以此為基楚加以發展? 為甚麼不取以代之把資源發展更健康、可持續發展的農業?為甚麼要把我們和地球的健康作賭注,為的只是大型企業的利益?
在這些不容反駁的問題上,在受到極大的公眾反對下, 終於在2010年2月10日印度政府麼對Bt brinjal 說了不。在反對基因改造食物的漫長抗爭中, 印度這次了贏了漂亮的一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