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認識到組織

Print Friendly

文/圖:文國輝

首季在倫敦有感
由十一月抵達倫敦,不經意已是三個月了,最近向不同的人介紹自己的開場白就是,我從香港到了這裡三個月。以年度計算,亦剛好是一季度了。這個首季度的體會,總的來說便是適應期,特別是要適應這個嚴寒的冬天,這一季我的感冒指數相比是差不多是五年來的數字。第二樣要適應當然是倫敦公民的工作環境,說實話,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一陣子便要開展工作絕對是一個大挑戰,倫敦公民的同事及工作環境絕對會令你在大海浮沈一樣,沒有導向介紹,沒有工作指引,沒有人過問你會遇到的問題。大多數是一些「你好嗎?」的問候。時間過得真的很快,三個月的時間,大致上在工作上有一點的頭緒。雖然三月份的天氣還是會乍暖還寒,是中國曆法的新春,新的開始;未來的九個月將會有新的挑戰,新的領會、學習及工作反省。

對賭博問題的想像
說回工作的事上,先分享一些關於倫敦唐人街及華人組織的工作情況。我在倫敦公民的工作範圍,既是以華人社區的群體為工作目標,另外亦要負責開展Camden Borough 的社區組織工作,作為開始,幸運地,「福音戒賭中心」是其中一個位於Camden 的華人社區組織,所謂幸運其實是要多謝Joy的引薦及早前所作的基礎工作,戒賭中心已加入成為倫敦公民的會員盟友,換句話說,作為組織者,將介入協助組織及積極推動關心「公民社會」。「賭博」問題,似乎在歷史上無法解決的問題,現代社會以建立機制,讓其在法例監管下而生存,透過稅收平衡社會上產生的問題,以博彩的稅利提供社會福利及服務,更為賭博者提供服務,減低社會成本。這種看來文明的制度,其社會學想像是當人民習慣了賭博工業的存在及發展,漸漸地肯定了它的存在功能,亦透過大眾傳媒把賭博產生的問題定性為缺乏自制能力,這是個人「難賭」的問題等等。忽視社會性的因素,國家及賭業,甚至是銀行聯手榨取市民辛苦賺取的工資。

從問題說起
「我一點也不誇張地說,倫敦唐人街正處於卡西諾(Casino)、賭馬店(Ladbroke)的包圍之中。你站在唐人街中心的石獅子旁,不管往東南西北何一個方向走,兩分鐘之內你一定恣找到一間卡西諾或一間賭馬店或一間機器角子娛樂廳。…」(摘自2010年一月份楊慶權-華人資料及咨詢中心主席於倫敦華人報紙文稿)。上個月,我為要認識一下唐人街的賭業情況,實地走入了一間俱規模並開業兩年多的賭場之內,一個平日的下午,賭場內有不少的華人,他們來自香港、新加坡、越南及中國的華人,細問下知道他們並非遊客,而是在倫敦居住的華人,大部份在這居住了十年或以上。據他們的分享,他們是天天到賭場的,有人跟我分享,絕大部份的「賭徒」每月每日花的金錢全都是賭博去了。更有不少的例子,她/他們從家用、家內物資到房屋也曾輸光了,絕對是「傾家蕩產」的事。有趣的是,當我提及不懂得賭博時,各人均異口同聲地說:「對呀!不賭是最好的」。再者,唐人街以經營餐館業為主,那裡的華工的工作時間很長,多由早上11時至零時,中午時間會有一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這些賭業的擴展,正是看中他們是潛在的僱客,最好不過是從他們的袋裡拿走他們的錢,賭業為吸引他們,提供免費或低廉的食物及飲料,更免費送給他們價值五英鎊的代用劵招引他們。

把握推動組織發展
「福音戒賭中心」成立十多年,最初是由一名過來人當義工地開始提供服務,到現在已有兩名全職的同工,工作主要是為個案提供輔導,協助處理賭債問題,並以認識基督福音為根治賭癮。作為倫敦公民的組織者,我的介入工作,是要讓戒賭中心得到不同的社區組織的支持,建立網絡及權力。二月份,戒賭中心以自己的名義聯同二十多間倫敦華人教會及團體去信地區政府,表達對不斷增加賭場表示關注,此舉,倫敦公民的同事仍非常同意及欣賞。我一直認為這也是好的開始,推動本地華人組織關心社區,主動向政府表達意見。有關此方面的未來工作重點,將是要在這一至兩個月內與這些教會及團體領袖接觸,討論,從中推動成立策略會議,能夠成立關注不斷增長賭業的運動。

除此之外,我與Joy聯同三個團體(當中包括福音戒賭中心),在唐人街展開一項名為「華埠綠洲」的工作,目的是透過提供一個休閒的地方,吸引唐人街餐飲業員工,以建立團體間的合作。

二月尾我參加了倫敦公民舉辦的五天訓練,五日全天候的學習,對此訓練後的反省及領會,就留待下次的分享吧!


東倫敦公民於二月四日舉辦東倫敦公民新年派對,分享及討論未來的工作,來自不同團體代表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