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婦女節

三八婦女節

Print Friendly

文和相:莫家漢

註:原本本月的文章,是打算介紹Focus邀請,來自加拿大「加拿大人議會」( Council of Canadians) 的總監 Maude Barlow ,在菲律賓的演講行程。然而,因為家庭緣故,所以Maude Barlow取消行程,到九至十月,才會訪問菲律賓。因此筆者決定到文章,談一談對三八婦女節的感受。

在香港的時候,我從來對三八婦女節,沒有興趣。一方面,三八婦女節好像是一些身邊的女性朋友,都沒有甚麼感覺的「節日」。比較對三八婦女節有反應的人,不是在大學教授社會學、文化研究和心理學的教授,便是在工會、政黨或社會運動團體工作的同學和活動幹事。因此,當同事Mary Ann 說 Focus 的女和男同事,一齊參加三八婦女節的集會時,我就好像一個參加香港「六四天安門悼念」和「七一遊行」的外國人,抱著一種好奇心態觀察菲律賓的示威文化。

我發現香港和菲律賓三八婦女節示威,有以下的不同:

首先:香港的三八婦女節示威中的議題,都是(1)以要求政府,加強懲罰因為懷孕緣故,而解僱女員工的僱主;(2) 要求政府引進對家庭主婦的福利保障,例如:中央公積金;(3) 要求政府加強對在職婦女的援助,例如:增加日間照顧兒童的名額;(4) 要求政府加強對貧窮家庭的援助,以減輕基層家庭的經濟壓力。基本上,三八婦女節中的訴求,都是要求政府加強投放資源為主。

在菲律賓的三八婦女節示威中的議題,大多是要求 (1) 立法禁止販賣婦女;(2) 禁止兒童色情物品( Child Pornography) ;(3) 要求政府保障在海外的菲律賓勞工的權益;(4) 抗議在世貿下,經濟政策對婦女的欺壓(5) 要求下任總統和教會通過「生育健康法」( National Reproductive Bill) 。

第二:示威期間的秩序:在香港示威是十分平安,一方面警方會派出警員,分開示威者和車輛,另一方面,示威組織亦有人員看守示威者。相反,在菲律賓的三八婦女節示威,就十分混亂。一方面,由西班牙路( Espana Road) 到總統府(Malacañang Palace) 中,警方都沒有派出警員,保護示威者。公車、小型公車( Jeppney) 和私家車,在示威人群中,左穿右插,險將橫生,再加上車輛的黑煙,真令人十分疲倦。

第三:示威期間,香港的示威者一般都大叫口號,然後到政府總部門口,交請願信,然後就離開。在菲律賓,除了大叫口號外,還會有舞蹈表現,把示威變成一個節日派對。
簡單來說,我認為菲律賓三八婦女節示威中的訴求,都是簡單直接:國會議員和政府有義務,亦有能力,來透過改革社會和經濟結構,改善婦女和兒童的生活。例如:以「生育健康法」( National Reproductive Bill) 為例,國會議員和政府,有需要訂立一套人口政策,包括性教育、墮胎合法化和派發安全套等方法,來使婦女,可以控制小孩的數目。而國會議員和政府,在國家利益的原則下,要有和天主教會對抗的準備。

最後,看看香港,一般三八婦女節示威,只有數十人參加,大部份的中產家庭,都有菲律賓家傭。這些的中產家庭是不是奪去這些菲律賓家傭的兒女,有父母照顧的權利?

小女孩帶著反WTO世貿的頭 巾 (相: 莫家漢)

國際特赦組織的示威隊(相: 莫家漢)

示威隊中醜化世貿的紙板公仔(相: 莫家漢)